联系我们

嘉兴市佳海路53号

电话:86 0769 81773832
手机:18029188890
联系人:李芳 女士

公司新闻

> 尊龙d88旧版平台 >

深度 - 曾也是条好汉的日本共产党,是怎么给美国跪下的?

日期:2011-5-10 9:37:39 人气: 时间:2021-11-13 23:54 来源:未知 作者:admin

   html模版深度 | 曾也是条好汉的日本共产党,是怎么给美国跪下的?

本文来自公众号:一个坏土豆

坏土豆联盟?作品

撰稿:野魔芋

心游于艺、道不远人

第一部分:日共,当年搞革命也是一条好汉

第二部分:反法西斯,中苏日共产主义者是一家

第三部分:日军不配合德国北上的情报来自日共?

第四部分:日本败了,美国来了,日共怂了!

第五部分:野牛是怎么变成兔子的

我是野魔芋。

发达资本主义国家里也是有共产主义政党的,比如美国、日本。

美共比我们还早两年出现,但存在感实在太低,现在才几万党员,除了跟工会合作,搞搞游行罢工,实在没啥出彩的故事。

相比之下,比我们晚一年的日共,比美共强太多了。

不知道各位看没看过日共的宣传片,粉红色+卡哇伊小姑娘+唱跳…….

没看过不要紧,看看下面的图片感受一下。

第二张图片是日本共产党的官网,怎么样?

用姜文的话说:这TM也是共产党?

日共当年搞革命也是好汉一条,反法西斯连日本一起都反了。

再看看现在……马克思的棺材板已经按不住了……

在历史上,日本确实比中国更早接触到马克思主义,很早就有一个叫片山潜的人一直在日本组织工人运动。

直到1917年俄国十月革命之后,这群人才看到了希望,受到了鼓舞。

1922年,日本在国产国际的帮助下成立了日本共产党。

刚开始只有一百多人,连自己的纲领都没有,一直用的是共产国际的通用纲领。

刚一诞生,就被日本政府定为非法政党.......

当时的资本主义国家,宣布共产党为非法组织的很少,因为从法理上来讲,任何人都可以组建政党,参与国会选举。

主要是因为日共的主张,都怼在了日本政府的枪口上,一是反战,二是反对天皇制。

也就是说所有的主张都和日本政府唱对台戏。

再加上之前一直搞工人运动,带头闹事,日本政府就连续围捕了十几年。

看看日共的经历就知道多惨了:

1922年成立,1923年被政府围剿,1924年解体。

1926年再成立,1928年又被镇压,1935年再次解体。

第二次打击的时候,日本一次抓了1652人,包括著名的日本经济学家河上肇,日共总书记德田秋一、知名作家小林多喜二。

德田秋一整整坐了18年牢,到日本战败才放出来;

而被小林多喜二直接被严刑逼供致死。

结果日共越挫越勇,反而拿起了笔当武器,发行了自己的报纸《赤旗报》,天天口诛笔伐。

虽然发行量每期只有几百份,但日共一直跟日本的军国主义唱反调,反对侵略,政府恨得咬牙切齿。

1931年,九?一八事变爆发。

第二天《赤旗报》就发表了《告全国工人、农民、士兵书》,批判了日本的侵略行为,呼吁民众抵制。

还发行了《致士兵诸君》、《士兵之友》的小册子,号召士兵反对侵略战争。

之所以号召士兵是因为日军中有不少党员,都是之前政府围剿日共抓去充军的基层党员。

为了利用充军的日共党员,才想出了这招,不仅可以避免杀戮,掌握斗争武器,还可以将阶级斗争渗透到军队,从内部瓦解敌人。

后来干脆直接发表文章主张党员们“应征入伍”,搞渗透宣传。

效果虽然不大,但是起码还一点点,当年有这么一个故事:

1933年春,吉林省汪清县,“抗日救国游击军”在马家屯与日本关东军一旅团打了一场遭遇战。

战斗间歇收集敌军弹药的时候,在树林里发现一辆满载子弹、发动机被破坏的日本军车。

旁边还有一具日本士兵的尸体,一张纸条用日语写道:

亲爱的中国游击队同志们,我看到你们撒在山沟里的宣传品……

很想和你们会面,但我被法西斯野兽包围走投无路,我决定自杀。

我把我运来的10万发子弹赠给贵军,请你们瞄准日本法西斯军射击,祝神圣的共产主义事业早日成功!

落款是:关东军间岛日本辎重队共产党员:伊田助男

这段故事,有真实记载,而且在中国很多地方都有伊田助男的纪念碑。

看来,英特纳雄耐尔的梦想确实是不分国界的。

不过,这样的故事还是极少数,大部分日共还是在日本国内组织罢工。

三菱飞机制造厂啦、神户川崎造船厂啦,工人开始消极怠工,缺勤率高达15%~20%。

司法大臣暴跳如雷:不消灭日本共产党,侵华战争就进行的不顺利。

然后……几乎所有的日共领导人都被抓起来了,一部分被杀,一部分充军,剩下的一小部分被迫转战苏联、中国。

这样一来,在1945年之前的本土日共只能偷偷在地下活动。

而转战苏联和中国的日共,反倒是做出了不小的成绩。

许多逃亡在外的日共委员纷纷跑到延安进行反侵略斗争,比如前面提到的日共领导人片山潜的接班人野坂参三。

1940年,野坂参三从苏联辗转来到延安,脱下西装换上八路军棉服,取了一个中国名字??林哲,以顾问的身份在八路军政治部工作了6年。

当时八路军俘获了不少日军,如何处置他们是个问题。

为此延安专门成立了延安日本工农学校,沙龙会,野坂参三担任校长,负责改造日俘,培训上课。

平时通过喊话、在战场上派送节日礼包、书信、宣传单等方式,瓦解日军的士气。

前前后后帮助了300多个日本战俘完成了思想转变,成为了抗战时期著名的“日本八路”。

这直到1945年,日本战败,这些“日本八路”才返回日本,凭借扎实了延安学习经历成了日共的中流砥柱。

可以说,日本共产党的真正的中坚力量,是在中国培育出来的!

当然,除了野坂参三这种在后方做政治工作的,影响的人确实只是少数,发挥不了主要作用。

但一部分隐蔽在前线出生入死的日共,确实是做出了极大贡献。

在反法西斯上,日共是和全世界人民站在一起的。

最传奇的就是日共成员尾崎秀实。

这个人本来在朝日新闻工作,因为了解中国被派往上海。

在上海期间认识了很多中国左翼文化人士比如鲁迅、郁达夫、田汉……

明面上被日本新闻界称为“中国通”,写一些关于中国的文章报道。

实际里秘密把在上海一起工作的日共同仁组织起来,潜伏到日本的一些重要军政部门,收集情报。

当时共产国际派到上海搞情报工作的人叫佐尔格,是一个德国人,人送外号 “红色谍王”。

尾崎秀实就跟佐格尔强强合作,加入了佐格尔的情报网络。

格尔把国际上的革命动态转告给中国同志,尾崎秀实把日本的情报转交给莫斯科和中国。

而日本政府,对他的“间谍行为”一无所知。

1936年,西安事变,尾崎秀实照常写了一篇时局分析文章,结果一夜爆火,一跃成了日本社会各界公认的中国问题专家。

巨大名气引起了首相近卫文?的注意,于是他成为了首相的顾问和私人秘书。

可以自由出入首相官邸,参加智囊团会议,还顺带帮首相保管文件。

这从天而降的权利职位更方便了尾崎秀实搞情报,于是他大量安插了日共同志到日本各类要害部门。

比如,将一个叫中西功的日共,以研究员兼中文翻译的身份派到了日本间谍机构??满洲铁道株式会社,也就是满铁调查部。

大量机密情报直接被中西功名正言顺地过目、记录,然后传递到尾崎秀实、佐尔格的手里。

中西功把各个战区日伪军部队的分布情况、武器配备、指挥体系、都了解得清清楚楚。

尾崎秀实那边更夸张,日军统帅部的战略决策、天皇御前会议内容、日军作战部署、日伪勾结情况,军用作战地图等情报……

都被完完整整的送到了中国和苏联。

同志们看到这些情报,都直呼:简直是亲自参加了日本高层决策会议,还是带笔记本的那种。

佐格尔、尾崎秀实、中西功,以及他们的情报网络几十人,就这样潜伏了10年。

10年里又给中国送情报,又给苏联送情报,日军的许多大动作都被国际和中国提前获知。

不吹不黑,反法西斯功劳确实有他们一份。

1941年,世界反法西斯战争来到了最艰苦的阶段,希特勒一直催促日本北上打击苏联,帮他分散苏联精力。

这个时候,中西公、尾崎秀实、佐尔格小组收到了一个史诗级任务:

探明日军接下来的战略方向,是北上打击苏联,还是南下夺取西太平洋资源,还是进攻英美的势力范围。

他们的情报网,也准确的收到了希特勒进苏联的计划:6月23日前后进攻苏联,兵力170-190个师。

但这个战略是日本最高核心的会议,太过绝密,连首相秘书尾崎秀实都没资格进去。

事情直到苏德战争爆发后才有了转机。

尾崎秀实在东北的情报网络发现,日军在大连大规模展开军事演练,看起来是准备要北上一样。

实际上,这个演习主要是在演练了登陆战,但北上攻苏没有登陆的地方,从中国东北过去就可以了。

所以,尾崎秀实推断,日本是要南下太平洋夺取油田、橡胶等战略资源。

苏德战争爆发两个月后,尾崎秀实终于从日本高统帅部刺探到了“今年不向苏联宣战”的决定,赶紧把情报发往了中共和苏共。

于是斯大林马上秘密从东线抽调了15个步兵师到西线作战。

第二年又从远东抽调了8个步兵师,前后一共25万人。

当苏联向德军发起排山倒海的进攻时,日本正在忙着偷袭珍珠港。

苏联最后不但守住了莫斯科,还一路打到了希特勒老家。

但胜利的时候,尾崎秀实、佐尔格、中西公已经被日本特高课发现。

日本宪兵队和特高课早就盯上了佐尔格,但碍于日德友好,而佐尔格又刚好是德国大使馆的贵宾,不敢轻易下手。

最后特高课从被抓的日本共产党入手,层层审问,受刑不过日共成员供出了佐尔格及其他小组成员。

1941年10月,佐尔格、尾崎秀实等30多人被日本军部逮捕。

这群共产主义者,包括日共被关了3年。

1944年11月7日,日本感觉到了到日末途穷,专门选择在十月革命27周年纪念日这一天,将尾崎和佐尔格两人秘密绞死。

1945年,日本战败,麦克阿瑟接管日本,释放了所有的政治犯。

日共领导人德田球一被释放,在延安学习的野坂参三也回去了。

日共也成了合法政党,日共们摩拳擦掌准备大干一场,但他们发现日本远不是打了败仗这么简单。

日本从上到下、里里外外都被美国接管了。

1946年,日共环顾了一下局势:

想要废除天皇制,问日本人民没有用,得问麦克阿瑟。

想要武装斗争,不好意思,美国舰队能把他们冲成灰烬。

在威逼利诱之下,曾经抛头颅洒热血的日共,乖乖走上了和平革命的道路,主张在美军的占领下演变到社会主义。

奇怪的是,日共在战后的几年里发展里还不错,1949年还拿下了10%的选票和国会35个席位。

估计是,日本人还对美国心存幻想,抱有侥幸,还没完全跪下去。

到五十年代美苏对立的情况下,苏联还指挥过日共,让他们暴力夺权,日共一听热血沸腾。

结果武装革命还没来得及实施,就被美国知道了,一顿收拾,看到整个日本驻满了美军,加上日本政府到处修的慰安所......嗨,胳膊拧不过大腿,一大波领导人又转入地下活动。

整个五十年代,日共的得票率从未超过2%,国会议席也从未超过2席,有一年还直接被清除出了国会。

伴随整个日本跪下,日共也选择了识时务者为俊杰......

日共怂了后,为了拿回议会席位,再也不提武装斗争的事了,坚定地要走议会道路。

毕竟,刚挨了原子弹......

此刻开始,日共已经不是那个曾经的少年了。

他们选择认命,进入美军监管的日本政治体系中。

日共有多怂呢?

1960年,600万群众反对《日美安保条约》游行时,日共躲在后面畏首畏尾。

不但不抓住这个机会发展壮大,反而自废武功。

在八大会议上放弃了阶级斗争,把目标设定为在资本主义的框架内进行选举斗争,沦为了一个极其普通的党派。

武装斗争和阶级斗争两大武器,都被日共废掉了。

1968年,日本165所大学发起了全共斗运动游行,80%的日本大学都卷入其中。

到后来反对美驻军,反对安保条约,几乎所有左翼全体都参与了进来。

而自废武功的日共,一动不动。

这个标榜自己为左派的日共,在左派运动高涨时置身事外,这种怂蛋行为,丧失了一代知识青年的信任。

那个曾经出生于共产国际的铁头娃,没有被法西斯战争、酷刑、死亡吓退半分,却在资本主义的糖衣炮弹下变得面目全非。

中国的斗争经验一点儿没学会,倒是学会了忍让、妥协、放弃……

变革之后的日共虽然还叫日本共产党,但已经丢掉了共产主义的思想,变成了披着共产党外壳的普通政党。

日共非共!

变成了一个只有社会监督作用的普通左翼政党。

不过妥协放弃,走议会制也行,日共最多的时候有50万人,还是日本的第四大政党。

按道理来说,轮了几十年总有机会执政吧,为啥他们却一直在野呢?

很简单啊,因为日共还是没放弃他的主张:反对天皇制,反对美日同盟

其他政党都给天皇面子,称呼前还加个敬语“天皇大人”。

而日共,天皇出席的国会开幕式不去,文件的称呼打死不叫天皇,大家都叫天皇足球赛,日共偏要叫日本足球赛。

天皇都无所谓,毕竟就是一个吉祥物而已,也说不上话。

关键日共是日本唯一一个反对美日同盟的政党。

惹了美国爹,你还想执政?

日共的纲领是这么说的:

日本由于国土和军事被控制,事实上我们还是美国的从属国。

日本和美国的关系,不是平等的同盟关系,日本极度异常地跪拜在美国脚下。

美国对日本的支配,是为了美国的全球战略和垄断资本主义的利益。

这纲领看完,我直呼日本竟然还有如此清醒的人?

看到日共口出不逊,其他政党都直呼:日共疯了!想造反了!

美国说:日共你说的对,但你能奈我何?

日共确实无可奈何。

于是2000年,日共对坚持40多年的党章进行了修改。

社会主义、革命、共产主义社会、武装、斗争这些词汇全都被删除了。

就算这样,日本内阁还认为日共没有放弃“暴力革命方针”,日本警察厅天天都盯着日共,其他政党也天天骂日共是个危险分子。

对啊,弑父杀君怎么能不危险呢!

为了不让他们觉得危险,就出现了文章开头那一幕,卡哇伊粉红色的日共宣传片……

这么可爱,总不危险了吧!

所以现在日共虽然跪了,怂了,但活的很优雅自在。

因为日共不缺钱,目前有40万党员,虽然20多万党员都是秘密身份,白天在学校、医院、企业,晚上偷偷参加活动。

这40万党员的党费就不少了,再加上社会各界的捐赠,以及《赤旗报》每年160万份的出版发行收入。

日共一年能划拉30多亿人民币,很多上市企业都不一定能划拉这么多钱。

2010-2014年,日共一度是日本最有钱的政党,有首相撑腰的自民党,都排在日共后面。

虽然主义没了,但是生意还可以,小日子过的挺好。

那么问题来了!

就现在日共这个吊样,还是算是共产主义政党吗?

这还用想,不算,完全不算,绝对不算。

虽然反侵略、反天皇、反美国,但是战后日本在美国的精心照顾下已经全面实行一种美国当爹的民主化。

日共早就和其他政党一样都变成了一个资产阶级政党,只不过它的反天皇、反美国的主张在完全跪倒的日本,比较独特而已。

实际上,他的全名应该叫:资本主义-中左翼-保守派-社会民主党。

日共给自己的定位是:建设性在野党……

你看,这定位多清晰,对执政一点想法都没有......

类似一个民间俱乐部......

最后大家可能要问一句:日共未来有机会成为执政党,带着日本脱离苦海吗?

答案是完全没机会,40万人能抵得过美国的枪炮?

参议院众议院加起来,差不多六七百的席位,日共常年在十几个徘徊,就算自民党和公明党天天吃干饭,都轮不到日共。

再夸张一点,就算自民党和公明党都死绝了,也轮不到日共,因为美国不答应。

美国一辈子不走,日共一辈子没机会。

为啥?因为他已经自废武功了。

日共本来是日本推翻美国淫威,重新站起来的唯一希望。

结果,当年的野牛变成现在的小兔子了。

在动物园里,一群小兔子羊能掀起什么波浪呢?

相关的主题文章: